2010年9月8日星期三

熟悉又遥远的回忆———《初恋红豆冰》之《純文藝的戀愛》(3)

《初恋红豆冰》里的一首歌,《純文藝的戀愛》,激起了多少涟漪!这真是经历过当年的朋友们才能有最深的体会!当我一听到这首歌出现在电影里,以及电台里,不自禁地就感觉情感澎湃呀~~在这部落格上为此电影写了2 篇短文;又少有地在面子书上偷偷地寻人(陈绍安可是我家人眼中的才子呢);昨晚又在面子书上读到下文,所以,在获得作者同意下,转载!

以下转自陈绍安面子书,一篇情真意切,让我回想起许多当年情怀的文章:

這一篇:寫給激蕩和那一整個年代認識和不認識卻共有一種情懷的朋友們!

我是紹安,消聲匿跡很久了。

是 指創作歌曲和文學方面,關於過去的歌以及詩、散文、小說等,說是死心了?那可沒有…只是沉澱着。幾次跟老婆提起,要認真完成一部小說,是構思了整十年一直 無法落實的長篇小說,就說我人生中至少要有一部小說留在世界上,也一直都只是口頭說說而已。就一部小說而已,我有絕對把握完成的,只是近年好像力不從心, 心就讓人感覺死了似的。

其實,走藝術、音樂、文學這條路,經歷旺盛創作期的人都知,怎麼可能死心的?

至到阿牛拍電影重唱《純文藝的戀愛》,一淌湖水差點就被激出漣渏了,結果還是平靜下來。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已經退了的不要搶舞台,今日舞台真是屬於今日努力工作的朋友,懷念激蕩也只是一種尊敬,不能倒了是非,反客為主的了。

感恩是雙向的,今日成就一番事業的,感恩早年激蕩播下的種子,難道早年努力不問成果的激蕩老朋友,就不感恩今日舞台上仍記得,而且以懷念激蕩那個年代為出師表,取《純文藝的戀愛》打天下的大馬演藝圈的兄弟姐妹嗎?

阿 牛構思這部電影,說十年不誇張,第一次構思就已先錄好《純文藝的戀愛》,特地驅車返故鄉要我親自試聽,問我接不接受他重唱這首歌。唱得很好,我感動。然 後,阿牛談起拍電影的事,還開我玩笑要一幕床戲,我去演變態的暴露狂,真正小電影;這件事,沒十年都有八年光景的了,沒人知而已。

光良、品冠我都記得很清楚,他們參加青少年創作歌曲比賽時我在場,跟隨行的星洲日報學生記者說,這兩個人的音質超好,日後如果進入唱片界,肯定有看頭。不久後,光良品冠真的冒出頭了。

今日成就大事業的,包括李心潔,巧得很的是我學妹,吉華畢業生。今天,我是吉華校友會總務,眼下正在籌辦2011吉華百年校慶,真想邀她返校園即使不唱歌,也要跟學弟學妹認真分享從校園戲劇學會跨向大銀幕的心路歷程,那比唱歌有感情,有價值。

但是,就沒搭人情、扯關係的能耐。

知 道自己不屬於見機扯關係、見好搭人情的那種性格,《初戀紅豆冰》在威省首映受邀觀禮,都見到了參演《初戀紅豆冰》的這班激蕩之後的新新人類,就是沒有上前 巴結大喊“老朋友”的渴望,原因只有一:已經退了的不要搶舞台,今日舞台真是屬於今日努力工作的朋友,懷念激蕩也只是一種尊敬,不能倒了是非,反客為主的 了。

所以,《初戀紅豆冰》面市至今,由始至終,一心只為阿牛和他的歌星、明星朋友祝福,就是不敢搶個甚麼光。非常低調,低得只剩心裡頭的小祝福。人家問,一首歌收版權都發達了是吧?我只說個字;“我們那個年代的歌,不是用錢來衡量的。”

只有阿牛知,這首歌不為版權,是為感動而交出。

只 是,《純文藝的戀愛》再掀“激蕩熱”,在這一波熱風吹到時,就覺得真正熱起來的,其實就是那個年代的老朋友,不論是台上唱歌的,還是台下聽歌的都深深感受 到,那個年代唱歌以及聽歌的熱情,真不是純粹的娛樂消遣而已,那可是滲透一整個年代的理想 、抱負的歌與音樂,甚至包括文學,是一整個年代難以言喻的情懷。

很幸運的,我是其中一個跨文學、音樂與很多舞台藝術的其中 一分子,甚至想過要演舞台劇的那種。這股熱風讓我一個人靜悄悄想了很多事;已完成的,未完成的…然後再看看今日的青少年,怎跟我們那個年代這麼大距離的 了?好像沒有歌、沒有音樂、沒有文學因此沒有理想、沒有抱負似的…,真是那樣子嗎?

創意火花都熄滅了嗎?阿牛之後還有人嗎?認真問一問;阿牛之後、心潔之後還有人嗎?

想流淚。只有真正了解我的性格的人,才真正明白何以想流淚…

很想再次巡迴全國,來辦一場講唱會(注意,不是演唱會,是;講唱會!),講的是那個年代,我們的歌是怎寫出來的、怎唱出來的,我們為甚麼要寫歌、要唱歌?然後現場就唱唱我們用心事寫出來的一首首歌,唱給這一代人知道為甚麼我們一定要唱歌?

記得那首《我們的歌》嗎?歌詞是這樣的;我們必須做得好好讓他們全世界知道,我們有時也有我們的驕傲,我們姑且抬起頭為自己的理想奔跑,我們要有溫韾、親切和熱鬧。

記得那首華語、國語、印語混合來唱的《他們住在馬來西亞》嗎?歌詞是這樣的;從上一代到下一代我們始終還是不明白,如何才能夠站得起來不再被命運安排…

是的,突然很想搞一場又一場的巡迴講唱會,要講出我們那一代的點點滴滴,唱出我們那一代的汗水與淚花,要講到這一代人真正的心疼,唱到這一代人真正的感動…

這1000字(是1000字嗎?,就寫給激蕩和那一整個年代認識和不認識卻共有一種情懷的老朋友們,就在文字間再一次感受一下我們那些日子的心情吧!

至於講唱會,想而已啦…。

紹安/2010年9月7日


Share/Bookmark

4 条评论:

家勤 说...

原来这首歌是陈绍安写的。
激荡这个名词,真的几乎遗忘了~!

H-Ee 说...

希望此文让你又记起小小回忆~

Unknown 说...

一直想認識您,學長。
因為這首歌寫的太好了,我有不同的版本。但是最近阿牛這版本,真的聽了會震撼。那種20多年留下的記憶一次過清算,狠狠地在心底打了那麼一擊。

那時,我沒去過檳城,後來去了找一些追逐的印象,再後來出來工作後回到那城市。竟是輕鬆了些。人生不要太再意那些吉光片語,真的也已經過去了。

而在電影院時,我不必偷偷地哭,因為很多人也在哭。我那拍電影的師母笑我老是那麼感動嗎?其實哭是記念那些我失去的片段,有些事與人已回不去了。

還有一次在飛機上,看完《不能沒有你》哭訴嚇壞旁人!能因感動釋放壓抑,太好了。

H-Ee 说...

谢谢你的留言,但没留下联络方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