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4日星期二

味蕾的记忆

带父母到槟城市区的伊甸(EDEN)西餐厅怀旧一番那是一间始于1960年代的西餐厅,至今已40多年,是父母亲两人年轻的记忆中美好的一页。他们两人惊叹于这家餐厅几十年不变的装潢,凭着这一点,自然也唤醒他们味蕾的记忆。妈妈拿着圆面包,慨叹:“上一次来,竟然是结婚前一天,老同学们带我来这里庆祝!”那可是30多年前的事情啦。

我自己对西餐厅最早的记忆,是小时候跟随当时还正值双十年华的阿姨们,到槟城各个西餐厅吃套餐(Set lunch)那老好日子。

那时阿姨们还年轻,难得获得外公的同意,把我带出门玩耍、吃“好料”,当然是选择彼时最时髦的场所――西餐厅。就在耳濡目染之下,套餐(set lunch)这个英文字眼,我在还不会正确发音时,就开始懂得有这回事。学着阿姨们的口音,自己捉到的音节是:“set 烂”,每到西餐厅就说我要吃“set 烂”。现在回想,笑脱大牙。

套餐,对小时的我来说,就是种可让我从汤或沙拉开始,一直吃到有甜品方止的大餐。一整套的全餐,吃了一样,撤去,再来一样,每个盘子放下来,都有一个惊喜,对一个小孩来说,又兴奋、又新奇。尤其甜品,更是往往让我充满期盼。

说到甜品,在我大约45岁的时候,槟城最高的建筑物还是光大。所以很多西餐厅的雪糕名单上都会有“光大”圣代。三姨到今天还津津乐道的是,她第一次带我去吃西餐套餐,把附带的甜品加钱换大雪糕,我获得一个对当时的我来说又大又高的“光大”。我得意洋洋地站起来(不够高)把整个“光大”吃完以后,手一挥,竟然还把空空如也的雪糕杯子弄倒在地上!“铛”的一声,让她尴尬不已。

其实套餐是让厨师们减轻工作的方式,看起来多样化的选择,来自数量不算多的餐点,全靠餐厅负责人的聪明变化,才让顾客们有A餐、B餐;5364之类眼花缭乱的选择。女朋友们吃套餐时,爱说:“每次吃了面包、汤和沙拉,就饱了。”男友人们向我坦白:“吃一块肉,加上一大堆吃不饱的小碗、小碟,还是吃广东式大炒值得。不过女朋友喜欢,没办法啦。”

吃套餐,最期待的是什么?咖啡、甜品,各有所好。也有人只要有那块鸡扒、牛扒,就心满意足。有人说,西餐吃的是刀叉,叮叮当当,架式好看,味道,则远不如煎、炒、爆、熘、炸、烹、贴、烧、焖、煨、焗、烩、炖、熬、煮、蒸的中餐。各人口味不同,谁也不让谁。

大多数的西餐厅注重装潢,明亮大方、浪漫昏暗,美丽的图画、特制的灯罩、讲究的台面装饰;轻音乐、适中的冷气……转念一想,究竟喜欢的是那个舒服环境,还是那个套餐?也许还得加上怀旧情怀吧?我也糊涂了。

(http://www.edenzil.com/fb_res_hutton.php)


Share/Bookmark

3 条评论:

jiawei 说...

hi, 请问“美食在哪里”你们四位美女都不搞了吗?

H-Ee 说...

哈哈,大家都好忙,就慢慢慢地没时间写了>_< 若有再写食物的文字,我会PO到“美食在那里”去的,谢谢关心~

jiawei 说...

美女,谢谢,期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