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9日星期六

古迹不能等



旅游之际,眼中所见、耳中所闻,皆为当地之事、当地之音,环境所使,胸中自然有无数澎湃之旅思。回来之后,习惯让自己情绪沉淀,才略为整理,转为文字。但,从暹粒回来之后,文稿却经历前所未有的久,才写得出来。因为我没想到,被喻为比古希腊、古罗马遗迹还要出色的吴哥遗迹,的确让我大大的吃了一惊。

看到塔普倫寺(TA PROHM)、圣剑寺(PREAH KHAN)、巴雍Bayon)……这许多曾耗费无数人力物力财力,只因统治者的信仰而需人民“纯手工”建筑的庙宇、宫殿遗迹,实在不忍用“废墟”来形容,但放眼所见――除了一些已修复过的老庙――还是残垣断壁多些。无奈,它们已被掩没在丛林中达数百年之久,肆无忌惮地长在它们身旁、继而蔓延到它们身上的老树,如蛇般盘上本是宏伟雄壮的建筑物身上。国家没落了,连树木也欺负那曾辉煌一度的国家领导人建造和使用的庙宇上。历史是怎么一回事?被遗忘在森林里的庙宇,青苔覆盖了古壁。深深的庭院默默忍受不再有人类眷顾的寂寞。

隔数百年,从上个又上个世纪末开始,有人再度踏入这殿堂。是冥冥中的安排,还是老庙难耐寂寞,对世人又发出了呼唤?不过,这些人不再为了崇拜神明而来,有好奇的学者、喧哗的游客,一群又一群,老庙接待了完全不同于先前的访客。那些缠在它们身上的老树,其枝叶遮住耀眼的阳光。当它们被呈现在世人面前,再想有一丝丝的清静,是不可能了。

走入遗迹中,残垣断壁在阳光下显出历史的苍茫,更添另种韵味。石狮子的脸,风化了;石龙的身体,断成一截截;我们只有自己想象它当时的盛况,但那气势,却从废墟中透开来,让人肃穆亦惊叹。

在书本、网上,见到吴哥遗迹群的照片,已感震撼;亲眼见到时,更加感动。现在终于明白为何有人会在伟大的建筑物前不由自主地流下眼泪。吴哥遗迹真的很宏伟也很壮观。它的确是人生中必到的一个地方。快去吧,古迹,不能等呀。


Share/Bookmark

2 条评论:

佩玲 说...

当时从那回来,我就很坚定的告诉自己,我一定还会回去那让我心情澎湃与宁静交错的地方。。。。

H-Ee 说...

yeah that's a great place to visit. would like to go again if i have chance :)